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

”Chen就是其中一位长期在外地工作的工程师

  现任新加坡Silicon-On-System Manufacturing Co.(SSMC)晶圆制造厂高级设备工程师的Chen Shu Bian毕业台湾政治大学电子工程系,他也是在狮城工作的众多优秀中国工程师之一,一方面实现着到国外工作的梦想,另一方面希望得到跨国制造商的先进培训。等掌握了新技能之后,Chen和许多其他中国工程师都打算返回故乡,帮助建立目前在中国正不断增加的晶圆制造厂。事实上,现在很多来到新加坡接受高级培训的中国工程师都将会离开这里返回中国,仅有少数会最终留下。香港一家高级人才猎头公司Trapeze HR的高 级合伙人Jason Lee表示:“许多人准备在新加坡工作,但如果在他们面前有更好的机会,他们一般都会离开。”Chen就是其中一位长期在外地工作的工程师。“我最初在台湾一家晶圆代工厂做一般的工程师,后来到新加坡找了一份工作,”他说道。“我觉得新加坡在提高个人技能方面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环境,他们严格的在职培训帮助我仅仅两年后就成为一名高级工程师。”Jason Lee估计2000年以来有约4,600名大陆中国人来到新加坡,寻找更好的工作机会和高级培训,根据他们的情况,其中近百分之二十在这里的半导体和晶圆制造业中工作。Chen的工作是改进SSMC的0.18微米生产线设备性能以便使他的部门能够达到生产目标,这家晶圆制造厂是飞利浦半导体、台积电(TSMC)和新加坡经济发展局共同投资成立的一家合资公司,Chen还负责确保设备有效运作并追踪最佳的设备管理方式。他很为他的工作感到自豪,但他知道总有一天他将会去帮助建立中国的新晶圆制造厂。尽管新加坡政府费尽周折通过给中国工程师提供永久居留权等方式希望将他们留在该国,但只有很少的人承诺他们将会留下来。如何挽留技术劳动力是新加坡政府面临的一项日益严峻的任务,尤其是当今技术劳动力的机动性增大,他们不怎么容易受地理位置的影响,而更多地受经济形势的推动,此时这种情况更为严重。Jason Lee认为新加坡正在吸引更多的高级IC工程师和设计师,但也流失了五分之一的工程人员到其它地区。他说:“我们观察到一个现象,就是一些有进取心的新加坡年轻人正在移往国外,而不是留在新加坡。” 中国大陆逐渐成长为一个半导体巨人也使当地业界管理层颇为忧心。据Gartner下属的Dataquest预测,2010年中国大陆将成为第二大半导体市场。事实上,到2004年仅中国大陆市场就将消费约240亿美元的半导体器件,晶圆代工厂产能在2001年增加了百分之二,预计在2003年将超过百分之十二,这将对新加坡作为台湾之后的第二大晶圆代工地区的地位形成威胁。Frost & Sullivan Asia Pacific研究经理Leow Hock Bee表示,自去年以来中国已宣布将建设40个晶圆制造厂。他说:“中国大陆所有行业包括半导体行业的快速发展将导致人才回流,就是国外的大陆人返回中国,而在中国可以得到相似的生活质量和机会更加强了这一趋势。”William Mercer顾问公司一项报告认为,中国提供的就业机会与亚洲其它国家的都不相同,报告预测今年中国经济增长率为7.6%。而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也刺激了外国直接投资的增加,包括从其它亚洲国家转过来的投资,报告指出仅在北京2002年总体薪金水平预计就会增加十个百分点。新加坡将很难将它所培训的中国工程师留在新加坡。2001年开始的电子出口全面衰退严重影响了新加坡非原油出口业务,虽然正在恢复之中,但新加坡的芯片制造业受到了很大打击。但政府仍然希望新加坡成为继台湾之后的亚洲晶圆中心。该国经济局一位官员承认“新加坡要实现到2005年拥有25间晶圆制造厂的目标是一项困难的任务”,目前为止只有15间,另有两家正在建设当中。马来西亚Novertal Investment的投资专家Jay Marican则认为新加坡想成为亚洲晶圆中心的想法“有些不自量力。”尽管新加坡继续通过招募计划吸引更多中国工程师,但是只有很少一部分会留下来,更多的人将回到中国的大陆或台湾地区管理新的晶圆制造厂。Manish Sharma是一位精通半导体前后端软件应用的专家,他表示更多的是新加坡人被中国所吸引而不是相反。他说:“中国的晶圆制造厂正在吸引新加坡人,因为那里需求量大,而且管理层的待遇比在新加坡工作更具吸引力。”Sharma发现马来西亚和菲律宾人现已成为后端晶圆加工制造工程技术人员的补充力量,特别是在新加坡的IC制造业。“当我访问位于新加坡的NEC和国家半导体分公司时,我发现这里的马来人和菲律宾人比来自中国大陆的中国人更多,”他补充道。新加坡由台湾工程师管理的晶圆厂像SSMC是否最终将移到中国现在还无从得知,但不管怎么样,越来越多的台湾工程师正涌入中国而不是新加坡。Sharma表示:“中国现在已经意识到,要想发展就必须得依靠接受过培训的各层次人才来管理运行晶圆制造厂。”因此,中国工程师才不辞辛苦地来到新加坡接受在周围地区无法得到的高级培训。与此同时,中国也有能力招募更多的台湾工程师。据估计,现有约50,000名台湾人在上海工作和生活,而几家雇佣机构则相信有约5,000名中层管理人员在上海、北京和天津的中国高科技公司工作。2001年下半年,上海的中芯国际和宏力半导体更是招聘了3,000名台湾工程师。据一家招聘公司介绍,中国大陆用以吸引台湾工程师的福利包括住房和汽车,以及28,000美元的起薪。而根据台湾地区最大的网上招聘机构104 Job Bank的一项调查显示,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台湾人愿意去大陆工作。新加坡并不是唯一一个工程技术劳动力短缺的国家,在中国的日本公司也在环境压力下要在2004年前使雇员人数加倍,如NEC、日立、富士通和东芝等公司都在寻求聘用更多的中国工程师。随着需求增加,中国工程师也越来越懂得他们必须要在一个像新加坡一样的成熟市场工作才能获得必需的技术和管理技能,这样才能管理中国不断增多的晶圆制造厂。同时,NEC还在中国和印度寻找熟练的软件工程师,它计划将中国的员工再增加1,500到2,700名。这也是其全球计划的一部分,目的是增加NEC的软件和服务工程师,从原来的10,000名提高到60,000名。日立则表示他们通过雇佣中国工程师代替日本工程师,节约了百分之三十的人力资源成本,并计划再增加中国系统工程师的数量,从现有的160名加到300名。尽管面临来自中国大陆、日本和台湾地区日益严峻的劳动力资源竞争,新加坡官员却相信这种情况将随着2003年末2004年初新建成的三个300mm晶圆厂带来产能增加而缓和。“这些300mm晶圆厂针对雇佣外国工程师采取了积极的政策,”一位微电子研究所的官员介绍道,该研究所也为培训本地工程师和学生提供帮助。特许半导体公司七分厂(由AMD与联华电子的合资企业Au管理)和联华-亿恒科技的合资公司都可以帮助缓解新加坡的人才流失,投资银行家Marican认为“台湾没有一个确定的计划来培训本地硬件和系统工程师”,而新加坡“已经在花很大力气加强其在电子和工程领域人才库方面的工作”。新加坡国立大学与10所中国顶尖大学建立了联系,以进行更加密切的学术交流,副校长庄志达指出,这种联盟为研究人员和学生建立了一个科技交流渠道。他表示将选出几所中国大学建立“资格认证中心”,在不断涌现的信息技术中找出对两国都具有战略意义的技术,并对原型开发项目进行鼓励。新加坡正在将最好的学生送往日本、德国和美国的一流大学中深造,而当地由国家支持的半导体研究也正在兴起。泰国一家制造公司的质量控制主管R. Ramakrishnam说:“新加坡已经意识到,要想成为世界晶圆制造中心必须吸引最好的设计师和工程师人才,尤其是对于前端半导体工业更是这样。给人才以最好的薪金可以有助于阻止人才流失,特别是现在半导体工业在其国民经济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对于Chen Shu Bian这些在SSMC学习的工程师来说,到新加坡主要是受高薪和培养经验的吸引,但随着中国晶圆制造厂以极快的速度发展,他最终也将会选择离开新加坡。

秒速飞艇平台公司简介组织机构企业资质企业荣誉主要业绩
服务项目项目管理工程咨询造价咨询招标代理
成功案例招标代理造价咨询项目管理税务咨询
新闻中心新闻动态行业新闻
企业文化企业文化员工活动

Copyright © 2013 秒速飞艇平台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地 址:广州番禺珠江路林华大厦9号 邮 编: 581900 电 话:(020)22669874 22669851 传 真:(020)22669851   粤ICP备36652871号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